曲靖供电局13基层员工铸造乌蒙“铁骑”

信息来源:曲靖供电局 发布时间:2012-11-20

电力员工进行高空作业
雪中监测
感动心语:他们全班共13人,常年在冷湿、高温的大山、峡谷中工作,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居无定所,食无定时,有6人不同程度的患有痛风、高血压、胃病等疾病。然而,这个团队干工作从不含糊,队员们精心地呵护着一根根导线、一颗颗螺丝、一片片瓷瓶,用坚强的意志换得万家灯火的通明,他们双脚上的老茧已经坚硬无比,人们给了他们一个形象的绰号“乌蒙铁骑”。

“再对比一下,型号一定要弄清楚?!贝廾魑涠园嘣币辉俳唤?。这是在党的十八大召开之前曲靖供电局会泽分局线路一班要开展的一次消缺工作,他们通过图纸、QC图片和GPS卫星定位三者进行对照,以确保消缺任务准确、快速。线路一班共有13名员工,负责着9条总长230余公里110千伏、35千伏、10千伏线路的巡视和维护。在这些线路中有供往昭通市的,也有供往昆明市东川区的。他们年龄最大的59岁,在巡线岗位上干了几十年,最小的24岁,是今年才参加工作的大学生。他们普遍人员文化水平较低,然而在这些“大老粗”身上也能做出很多细活,将GPS这种高科技运用到线路巡视、消缺工作之中,就是他们创新、动脑筋的结果。班长崔明武对记者说:“用上这玩意,省了不少事,很多线路架设久远,改了又改,图纸资料不全,改后没有更新,过去吃了不少苦,好不容易带到现场的材料型号不对换不了,现在在GPS的抓拍下每一样材料都看得清晰,工作起来方便、省事?!?/p>

会泽地处滇东高原与黔西高原结合部,位于乌蒙山系主峰地段,境内最高海拔4017.3米,最低海拔695米,常常是:山脚赤日炎炎,酷暑难耐;山顶云雾缭绕,寒气袭人?;褂行〗嗍鞯刂吩趾η?,只要一到洪水季节,泥石流来势凶猛,达到每秒钟1000多亿立方米的流量,大大小小的石头被淤泥夹带着,伴随着粗粗细细的残枝断根而形成了一条巨大的泥和石的“河流”。常有“声喊则碎石崩流”的奇特现象,是世界上天然泥石流观测试验研究基地,因而被称为“世界泥石流自然博物馆”?;嵩蠊┑绶志窒呗芬话嗑褪窃谡饷匆恍┑胤绞鼗さ缌ο呗返?,他们中间有的是子承父业,有的是从参加工作那一天就一直干着这项工作的。

没有谁坚强到能不中暑

110千伏毛浪线建于60年代末,1970年开始投运,当时是从以礼河水电站供往东川的主要线路,对东川经济社会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在会泽境内的85级杆塔则有一班负责巡视和维护。

在这段37公里左右的线路上,巡线人员要登上海拔最高的大海梁子,上山、下山坡度最陡的地方有70多度;要穿过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土岩子村,30多公里的山上,完全靠在石头上行走,在悬崖峭壁中有一条不足一米宽的山路,光秃秃的山上没有一棵树,很多地方几乎无路可走,下坡时踩到碎石上就一个劲的往下滑;还要穿过最低海拔小江,夏天在小江不是遇上起江水,就是碰上高温,运气不好还会遭遇泥石流。

班长崔明武告诉记者:“小江,在我们的心目中,是天堂也是地狱?!痹惫っ切闹械奶焯檬且蛭叩叫〗?,面临着一天的巡线工作即将完成,马上可以找到吃的地方,很快就能乘上来接的车子。说是地狱,是因为没有几次到这个地方会有个好运气。要是遇上起水,巡线员非得借助两个村民一边一个搀扶才能过江,要是遇上高温天气,没有几个能抵挡得住。59岁的李光全师傅说:“在我们几代巡线人当中,在小江还没有谁坚强到能不中暑!”

有一次,孙智和高家荣两人巡线经过小江时,由于天太热,加上太累,高家荣没走多远就感到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多年的经验告诉孙智,高家荣已经中暑了。孙智将他扶了坐到一个阴凉处,让他先歇歇,喝点水,好点就起来赶路。孙智接着去巡还剩下的6级杆,但让孙智没想到的是,还没巡完两级,腿一下子就软了。他说:“喝了很多水,肚子都装不下了,但就是口渴还想喝?!彼瞬涣?,也走不动,歇了半个多小时身上才有点劲,爬起来继续往前走。孙智几乎是拖着沉重的双腿巡完了整段线路,当时天已经黑了,那时他们还没有手机,他站在山上大声叫着高家荣的名字,可没一点反应。此时又饥饿又疲劳,平时巡这几级杆顶多90分钟,可这一次用了3个多小时,孙智挣扎着往泥石流治理指挥所走去,走到那里已经是夜里11点多,高家荣也刚好走到,两个大男人一见面,一下子紧紧地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然而,让一班成员最难忘的一次是到小江换绝缘子。孙智说:“当时地面温度可能在50度以上,看着少滩上升起的热浪就像在《西游记》电视剧里面的火焰山。班长崔明武说:“当天要换三串绝缘子,我和两名同事在电杆上,铁部件烫得不戴手套碰都不敢碰,一下子衣服就全湿掉,安全帽在头上好像有几十公斤重,汗顺着头上流下辣得眼睛受不了,站在杆上,热浪一阵一阵升上来,汗毛一下就直起来,在杆上40分钟不到,我们就受不了,连下杆的力气都没有,每人喝下一瓶霍香正气水,才下了杆,换另外的人上。

巡线员两解“鬼”谜

线路一班的队员每当谈起“鬼”的故事,都会津冿乐道,因为他们两次遇到过“鬼”。

第一次是在110千伏海盐线换瓷瓶,海盐线是一条更为艰苦的线路,与毛浪线相比,有很多地方更为危险、更为艰辛,线路大多顺着60多度的山上架设,也尽是石山、深渊,无路可走。当天,线路一班有七八名人员参加工作,要在5级杆上作业,对于一般的人来说,别说工作,只要顺着海盐线走一趟下来骨头就要散架。而这支乌蒙“铁骑”确经常驰骋在乌蒙高原,练就了扎实的功夫,有了很多在山路上行走的经验。耿其云师傅今年58岁,在乌蒙山上奔跑了40年,他说:“每天路途遥远,要合理分配体能,上山的时候要匀速,最好走一阵歇一下,要弯腰前进,下坡时,坡太陡要加大阻力,双脚尽量往外分开,还要加点速,身子直了容易往后倒,过去我们穿的鞋子底太滑,干脆光着脚在石子上跑,刚开始脚上划破好多口子,受不了,后来时间长了脚底变硬了,也就习惯了?!?/p>

那天,干完工作后,员工们收拾好工具开始回家,走了好几公里路,感觉体力实在不支,班长便叫大家停下休息。此时天已经黑下来,旁边刚好有座坟,大家不管三七二十一靠着坟就休息。因为人多自然胆量就大,有人讲起鬼故事,接着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很起劲。然而陈开平却累得打起了盹,突然一个毛绒绒的东西,在他脖子上爬来爬去,陈开平以为是同事和他开玩笑,眯着眼说:“不要动,不要动!”可那东西还在动,他伸手一去摸,一声尖叫起来,然后一下就跳起来,他说“鬼呀!鬼呀!”吓得所有人都赶快爬起来,有人赶紧打开应急灯,看到一只大老鼠从陈开平身上溜下来,钻进了坟地。当时,陈开平的双腿都吓软了,好几个队员的脚也不停地抖起来。

线路一班第二次遇“鬼”是在前几年的一次线路检修中,因为每一次检修他们都要在外住好几天,有时在山上搭帐蓬,有时就到附近村子找住处。那一次他们住到焦家坪村公所,在联系住处时,很多村民就议论开了:“这些人今晚怕是又要遭殃了?!贝宄ざ源廾魑渌担骸拔颐钦飧龇孔油砩喜惶簿?,你们敢住就住里边吧?!贝廾魑涿话颜馐赂嫠咄?,怕大家听了不敢住。有了住处,大家随便打扫了一下便打地铺。劳累了一天,晚上10点多就关了发电机熄灯休息。在漆黑的夜晚,又因为村子在山上,半夜三更便开始起风,尖叫的风声让人听上去起鸡皮疙瘩,紧接着就有一阵一阵的沙子向屋里洒来,“唰唰唰”地落在楼板和被子上。随之就听到敲墙的声音,“咚、咚、咚”,风越大声音也越大,让人感觉毛骨悚然,大家屏住呼吸,气也不敢出,有的人干脆用被子蒙起了头??沙驴绞翟谌滩蛔×?,他大叫一声:“谁,给老子出来!”可一切无济于事,沙子仍在洒,墙仍然在敲。大家说了一会话,由于劳累,慢慢又都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谈论着昨晚的“鬼”太猛了,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来看鬼呀!原来,村公所的电线太松,便有人在上面拴了个石头挂在上面,风一刮使石头摆动,刚好砸到墙上,便发出敲打的声音。那撒沙又是怎么回事?郁吉昆师傅向记者解开了谜,原来,村公所的房子建得太久又简陋,并且是用土捶打起来的墙,由于风吹日晒被风化,风一刮,上面的沙子便被吹到屋里。 后来,电力员工将从晚上“鬼”来了,到次日发现“鬼”原原本本告诉了村民,使村民们彻底消除了多年的恐惧。

泥石流上上演生死时速

小江泥石流在全世界都是比较出名的,面积之大,威力无比。

郁吉昆师傅讲述了第一次跟师傅周元德去巡线的经历,让记者听着有种《动物世界》播放的动物大迁徙的感觉,当角马、斑马、驯驴要通过河道面临鳄鱼威胁的时候,选择的就是拼命往前跑。

这事发生在是10多年前,郁吉昆说:“自己工作34年了,巡视毛浪线时,我们全班从没走过回头路,因为走回头路太远、太险,情愿选择冒险过江,冒险冲过泥石流频发区”。他说:“第一次师傅带我过泥石流,走了一天,本身已经很累,面对100多米宽的泥石流带,师傅告诉我将鞋子脱下,穿着袜子,所有身上带的东西全部交给他,让我什么也别想,一个劲往前跑,越快越好。在师傅的鼓励下,我鼓足勇气冲了出去,师傅在后面叫我,快,快,再快!就像是要我去拿百米奥运冠军一样。我跑过去后,师傅才开始跑,只见他背着工具,单脚点地向我飞奔过来?!?/p>

郁师傅说:“跑过去感觉自己很幸福,好象得到了重生,脱下袜子,在水里洗洗脚才发现脚上有好多伤口,浸出好多血!”

原来,泥石流在夏天比较容易发生,小江气温较高,只要一两天上面的泥浆就会被吹干,而几公分厚的下面却是稀泥!在上面行走,如果干了好长时间,走在上面一颤一颤的好像大地会颤抖一样,要是刚发生过几天,就必须快速跑过去,慢了就会陷进去,穿鞋子会把鞋挣脱在泥巴里,穿着袜子可以减少石子对脚的划伤度。

崔明武班长对记者说,前些年,每一次全班到毛浪线巡线或消缺,一过泥石流,大家就会拼命跑,就像上演生死时速一样。很多时候我们在巡线时,离几公里远便会听到“哗哗”的声音,石头与石头的撞击声隔几座山都听得到,房子大的石头会从山坡上滚下来,非??植?。这些年通过治理后好多了,通过时我们不太那么紧张,车子都能从上面开过。

把巡线当成锻炼身体

在会泽供电分局,孙智算是第二代巡线工了,他是子承父业。采访时记者无意中看到了他严重变形的左脚,一问原因是长期痛风引起的。今年51岁的他,从1978年便跟随父亲在乌蒙山上打拼,同事们都说他是一条硬汉。虽然痛风严重,但苦活累活都是争着抢着干,巡线路上看不出他脚有什么毛病,2008年抗冰抢险照样主动报名到昭通支援。班长崔明武说:“每次出去工作,老孙都随身带着药,走不动时就停下来吃几颗?!彼镏腔忌贤捶?,曾有一度时期连走路也困难,老婆孩子都劝他提前退休回家休息。

孙智对记者说:“风风雨雨走过这三十多年,对这项工作也熟悉了,说实话,知道这个岗位苦,也尝过这个岗位的累,但再苦再累的工作都要有人干,我不能干了还不如父辈,当时,如果真退休闲下来,说不定自己现在路都走不了,这种病不锻炼不行,我把巡线当成是锻炼身体,所以也觉得快乐!”1977年东川阿旺乡农网改造,孙智一个人住一个旅社,经常停电摸黑,即便有电灯也不太亮。现在,每一次巡线,只要孙智晚上经过阿旺乡,看到满街灯火通明,就觉得他自己的付出很有意义,打心眼里高兴。

在这个班集体中,李光全师傅年龄是最大的,今年59岁,他过去干过发电运行工作,后来厂网分开,他就干巡线工作。他跟记者说的第一句话:“什么工作都要有人来干,人要干一行爱一行。我刚参加工作时师傅就跟我说‘有心变泥鳅,就不要怕泥巴捂住眼睛’?!崩钍Ω到馐偷?,我既然干了这个专业就一定要把它干好,不要有其它想法。在这个班上,大家也团结,也尊重我们,让我感动的是有一次,同事周顺祖胰腺发炎住院要输血,大家知道后都跑去要给他输血。

不管是老师傅也好,新员工也罢。到了这个班组他们就像一家人一样。班长崔明武说,很多时候搞得自己难分工,每次工作开始分工,大家都争着抢着拣累重的活计干。有一次在110千伏盐海线上更换瓷瓶,尽管要走很远很难走的山路,但大家都抢着抬很重很沉的瓷瓶?;褂幸淮我谑飞洗蚺谘?,分给年轻人,但郁吉昆和孙智说他们有经验便主动去打,他们一个人甩八磅大锤,一个人用手扶着炮钎,两个人轮换着操作。一天工作下来,两人满手是都是水泡和血泡,两只手的虎口因为炮钎的震动都已经炸裂了,吃饭的时候连筷子都握不住。而作为新参加工作的蓝洋和范立两名大学生,在艰苦的条件下也不断成长,他们尊重师傅,爱苦爱学,把所学知识应用到班组的一些管理上。范立说:“选择了这项工作,我就会认认真真地走下去?!?/p>

在这个班组还有吕林、钟伟、王欣荣、李晟、梁峻等师傅,对待工作中遇到的苦和累,他们说:早已习惯了。

由于全班的团结和付出,他们除了能苦干外还会巧干,针对工作,他们研究的QC成果一次获云南电网公司三等奖,两次获曲靖供电局三等奖?;沽瓯磺腹┑缇制牢男羌栋嘧?,目前会泽分局正将线路一班树为标杆班组。

作为班长崔明武在员工心中也是个好兵头,会带兵、会体贴人,也是一个干活的好手。他说:“我们线路太多,50多岁的老师傅还上杆,我不能站在下面看着?!?009年、2011年他两次被云南电网公司评为先进工作者,2011年被获“曲靖市劳动模范”称号。

万家灯火需要常明,会泽供电分局线路一班,这支被称为乌蒙“铁骑”的队伍,正不断扬蹄前行,他们还会在乌蒙山上抒写更多的传奇故事?。ㄍ跫檀希?/p>

云南省曲靖市德源工程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0-2020 yndyg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商备案信息备案许可证编号:滇ICP备15007219号工商网监电子标识码:YN53030201201505280001
欧美大尺大黑人a片不卡免费,人牛交vide欧美xxxx,a无码国产激情视频